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国际 
 社会 
|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国际观察 > 正文
美国学者:查韦斯是反对华盛顿恐怖主义先锋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9-01-04 08:54:56 人民网 网友评论0 条  [ ]

  美国知名的左翼学者詹姆斯.佩特拉斯最近在接受人民论坛和公开辩论杂志记者采访时,谈到委内瑞拉革命进程现阶段的一些重要问题,其中指出,查韦斯是反对华盛顿恐怖主义的先锋。

  佩特拉斯说,委内瑞拉的进程是矛盾的,但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其重要成就是:提出了为居民的社会福利计划,提高了人民的购买力,民众更好地组织起来,提高了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意识。查韦斯总统是反对华盛顿的恐怖主义的先锋。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总统像他那样公开反对美国总统布什。查韦斯说,恐怖主义不能用更多的恐怖主义去反对,没有别的国家元首采取这样的立场。

  毫无疑问,委内瑞拉的进程存在矛盾。金融资本继续在私人手里。在农村还没有能够消灭与国民警卫队中的黑社会和刺客团伙有联系的大庄园。尽管在粮食部门进行大量投资,仍然存在粮食主权的问题,没有收到官方所期望的成功,农村的合作社还不巩固,土地的分配还没有扩大。

  佩特拉斯认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政府应当做的一件事情是消灭流氓。社会主义的古巴这样做了。它摧毁了黑社会。这里的问题是犯罪。这种流氓犯罪是一个强盗阶级,必须把犯罪分子送进监狱,因为他们造成损害,破坏查韦斯革命进程的民众基础。安全不是一个资产阶级的问题,必须用社会主义的方法对待。很多犯罪分子犯罪不是因为贫困。有人选择成为犯罪分子。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通货膨胀。这对居民是一种癌症。必须在所有级别开展一场大规模的战斗。通货膨胀是最坏的敌人,因为右派将此作为赌注。卡多佐在巴西,梅内姆在阿根廷,都是高通货膨胀的产物。通货膨胀不是一个左派辩论的共同问题,但是今天必须讨论,因为它现今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佩特拉斯认为,现在委内瑞拉的革命进程需要继续推向前进。一些金矿已经国有化,一家重要的私人银行将转到国家的手中。这是巨大的进展。1976年我对拉美一些国家的国有化做过研究,包括在委内瑞拉推行的国有化。重要的是认识到为谁国有化,如何分配收入,如何安排分配利润的结构。在佩雷斯的第一任政府期间,石油的国有化只是将利润落入大的跨国资本的手里,落到外国资产阶级和本国假资产阶级的手里。旧的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经理部门从一开始就模仿外国资本家的做法。当时我和马拉开波的一位石油工人谈过,谈到新的经理时他说话的口气总是“他们和我们”,以至称他们讲带有英语腔的西班牙语。

  关于现在委内瑞拉左派的作用,佩特拉斯说,我认为所有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应当支持查韦斯的领导地位。他是世界上所有反对帝国主义的民众力量的参数。我认识查韦斯总统,给他寄过书。这是一个可以和他讨论问题的人。当他阐述有关“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的立场时,我曾认为那是一个错误,因为该游击队不是免费拿起武器。从掌握国家的观点来说,查韦斯企图对实行资产阶级民主的国家和保守的政府提供外交上的支持是有道理的。但是不应当走得更远,比如当他说卢拉(巴西总统)是社会主义者的时候。不要忘记卢拉为巴西无地农民运动定罪。我想在社会内部的左派之间,应当建立兄弟式的对话,讨论上面提到的一些问题。

  在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以后,佩特拉斯认为查韦斯不应当对奥巴马抱有幻想,因为他已经表明对一个印第安人或是一个黑人掌权来说,资本对他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他们的利益。赖斯和鲍威尔就是例子,他们是非洲人的后代,到达美国政府的权力最高层。奥巴马让一个狂热的犹太人当内阁的负责人(指拉姆?埃马努埃尔)。查韦斯应当提议委美接近,但是不要对帝国主义政策的实际变化存在幻想。巴蒂斯塔(古巴革命胜利之前的独裁者)是一个黑人,但他不能在自己的国家加入“乡村俱乐部”,直到他成为独裁者的时候。杜瓦利埃(海地前独裁者)也是一个黑人,他残暴地镇压海地人民。查韦斯可能承认这一现实。他是一个很谦恭和有教养的人,他能够修正错误。他很快就会明白奥巴马是好战的帝国主义的一个代表。

  对于如何解决这些矛盾,佩特拉斯说,阶级斗争在继续,甚至是在中国这样有多年社会主义经历的国家。在委内瑞拉阶级斗争将尖锐化,理由是明年世界的危机将加深。如果石油价格下跌,将没有那么多资金满足资产阶级和人民的利益。2009年将是经济危机确定的一年。委内瑞拉有大量的国际储备,但是为了支付公共开支和进口储备已经下降。面对这种情况,委内瑞拉政府应当采取阶级的措施。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利益。像英国、中国和美国的经济,都在减少进口。比如在中国就减少了钢材的进口。在这种形势下,你或是在国内生产,或是你一无所有。

  在委内瑞拉没有一个有企业本能的资产阶级。他们是采购商或是中间商,但是不生产,不创造就业岗位,不提供新的市场。缺乏一个企业家的资产阶级而去谈论企业家是一个大错误。那里有一些零散的资本家,但是本国的资产阶级将不会冒在本国投资的风险。或者是国家投资和依靠银行的国有化向生产机构提供资金,或是将不存在制造业的产品。危机强迫增加国家的作用。在美国和欧盟这已经成为事实。一个第三世界的国家应当做得更多。

  令人奇怪的是,华尔街的金融家自己要求国家更多地干预。在这个时候银行的国有化是前进的一步。这里我们应当说明需要将银行国有化是为了将信贷提供给生产部门。我们这样做是有道理的。社会主义不应当是声明性的,而是应当采取实际的措施解决问题。不仅是举起民族主义的旗帜,而是应当解释为什么这样做。社会主义是为了让人们生活得更好的道路。

  这不是对经济的零售部门的小企业(餐馆、小商店)的国有化。菲德尔在古巴革命的初期就犯这样的错误。必须把与战略部门有关的工业实行国有化。必须这样做。这不应当只是成为一面意识形态的旗帜,必须阐明它的社会经济影响。应当说明现行的模式的缺陷。不只是说富人赚了很多钱。只是提出来而不找理由使用它是一个错误。

  (《环球视野》摘译自2008年11月委内瑞拉国家电台文章)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