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国际 
 社会 
|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国际时事 > 正文
美俄关系进入冬天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8-12-22 11:02:56 人民网 网友评论0 条  [ ]

  近两年来,美俄关系持续冷却,格鲁吉亚战争更让两关系雪上加霜,降至冰点,两国元首在APEC峰会上的短暂会晤并未透露出解冻迹象;两人与记者的见面会也仅一分钟时间,都表示:两国既有一致,也存在分歧。布什说,“我一直试图努力构筑一种亲密的关系,以便在需要时我们能够一道工作。”

  其实,美国在对俄政策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言行悖离。人们注意到一个奇怪现象,那就是,普京对美国的批评越是尖锐激烈;布什对普京便越是礼遇有加:不是请他到私人牧场,亲自为其驾车兜风;就是请他到家庭别墅,享之以龙虾盛宴。可两国关系却并未因此而出现起色。人们从中看出了两点:一,国家利益不可能以私人交情来取代;二,布什对俄尽管是“语言热络”,却是“行动冷峻”。事实上,美国一直把俄罗斯视为一头时时需要加以安抚与防范的北极熊。

  但伊拉克局势的恶化后,美国认识到它无力再“单打独斗”,它的全球反恐和防扩散都需要其他大国的配合与支持。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美国发现它需要俄国帮忙,比如阿富汗战场需要俄提供通道,而解决伊核问题和全球防扩散更离不开俄罗斯的配合。因此,布什高规格接待普京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俄罗斯毕竟是唯一能与美国抗衡的军事强国,这让一心想以单极世界一统天下的美国无法掉以轻心;更何况在美国眼中,俄在“开民主倒车”,“重回集权体制”,并“威胁其周边的亲美邻国”,这就更强化了美国的防俄心理,认定其非西方族类,因而坚定了遏制行动。其策略是多管齐下:在加紧北约东扩进程的同时;在其周边推动颜色革命;支持并资助其国内反对派和非政府组织;并坚持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

  因此,尽管美国在表面上软语温言对俄进行笼络,但却心存戒备,从不手软。支持科索沃独立当是其遏俄制俄的一个环节。美国现在那里有驻军1600人,且无暂无撤离之意。不过,美国没想到的是,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做出手反击,将美国置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有传言说,萨卡什维利是在美国的授意或默许下才采取行动的,至少,他是寄望于美国会出面进行强力干涉。这当是美国高调支持“天鹅绒革命”造成的误判。可美国知道俄罗斯与伊拉克不可同日而语,与熊相博只能两败俱伤,不可能有赢家。此外,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明显地是美国支持克索沃独立结出的恶果,是美国双重标准的一个产物。因此,美国作了相当节制的谴责,只是指责俄罗斯“反击过度,不成比例”,“将有不良后果”。但它所暗示的“后果”最终也只是中止了两国的核合作谈判而已;其最强硬的举措也不过是派出海军船只进入黑海,却一再申明其任务仅仅是“运送人道救援物资”罢了。国务卿赖斯称,不允许任可国家有所谓的“势力范围”,但实际上,对俄罗斯在周边稳固势力范围并进一步向南美洲扩张影响,美国表现得却是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格鲁吉亚战争让一些亲美国家看清了两点:一是俄罗斯东山再起的威胁性;二是山姆大叔的不可靠性。面对这些疑虑,美国不得不出面安抚:先是派副总统切尼出访格鲁吉亚等国以示支持,后是派防长盖茨到访科索沃等国以表决心,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保证美国对他们不会撒手不管。防长盖茨表示,“在一些重要问题上,我们不得不与俄罗斯打交道;但同时也要发出这样的信号:在科索沃事件后,不可能一切照常,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他的话道出了美国对俄政策的两重性:美国既需要俄罗斯的配合,同时也有必要遏制俄罗斯。

  美国一直试图推动格乌两国早些加入北约,以进一步围堵俄罗斯。美国的想法是,因为北约宪章第五款规定,侵犯一国就是对北久所有成员国的侵犯;寄望于这一条款可以威摄俄罗斯。因为那时美国即可以逼迫北约盟国跟它一道对俄罗斯作出强硬的军事反应。美国透露出来的底线是:它可以容忍俄罗斯对中亚等周边邻国保有一定的势力范围,但不能容许俄对北约盟国动武。但布鲁金斯学会的专家奥汉伦就指出,过早推动格乌两国入盟北约不是降低了而是增加了引发战争的风险:因为这很可能让反俄的格乌两国领导人误读并仰赖这第五条款,从而主动地对俄罗斯进行危险挑衅。

  美国从政坛到智库极少反省自己的对外政策,它从不认为美俄关系的恶化是其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的结果,而是归因于俄罗斯不肯接受冷后美欧主导世界格局的现实,因而产生心理不平衡与民族屈辱感,这才导致反美情绪蔓延。同时又将俄罗斯的强力反击解释为妄图恢复前苏和俄罗斯的帝国版图。尽管这此并非毫无道理,但毕竟美国的进逼与打压才是导致两国关系恶化的主因与直接导火索。

  不过,格鲁吉亚战争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对俄政策,国务卿赖斯也一再重申两国合作的必要性,强调两国“不会重启冷战”,也并非“零和游戏”。但在行动上却依然故我地继续坚持反导部署和北约东进的即定方针。

  因此,俄罗斯对布什政府也不再抱有幻想,而是将改善关系的希望寄托于当选总统奥巴马。在APEC与布什会晤后,梅德韦杰夫曾委婉地表示:奥巴马不象是一块已经定型的模板,“这意味着对话和改变立场还是有可能的”。总理普京也于日前表示:听说奥巴马并不急于要将格乌两国纳入北约;对反导部署也会重新权衡。但普京的这番话立即遭到《华盛顿邮报》的驳斥,它的社论说,普京想指望奥巴马改变布什的遏制俄在欧洲追求帝国权力的两项压力性政策,我们则不想信奥巴马会向这类恫吓屈服。

  其实,美俄关系似不会因为领导人的更替而发生根本性改变,因为两国的根本矛盾实出于地缘政治争夺:美国想要称霸世界,就必然要争夺对欧亚大陆的主导控制权,这就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和对大国地位的追求发生了冲突。从竞选言论来看,奥巴马对建立反导系统的技术可行性和有效性确曾持某些怀疑与保留态度,对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也可能会重行估量。但如果他明确宣布放弃这两项俄国所极力反对的政策,则极可能被解读为是对俄罗斯威胁的屈服,因此,他将可能陷入进退两难,迟疑不决之中。此外,美国能够放弃对中亚石油的垂涎吗?能够放弃推动所谓的“民主革命”吗?显然也是不能。

  因此,美俄关系仍将在磕磕绊绊中前行:即不会再有“能从眼睛看到灵魂(布什语)”般的密月,但似也不可能爆发武装冲突,因为代价太大,谁都承受不起。前国务卿基辛格和舒尔茨曾于10月联合撰文,建议:必须制止两国关系滑向对抗;孤立俄罗斯并非长远之策,既不可取也不会有效;不妨先推动格乌两国加入欧盟,而不是急于将他们纳入北约;在反导方面则可探索美俄合作的可行性.他们建议两国遵循布什与普京在索契达成的协议,即共同构筑并寻求更多的合作共同赢点。但他们也认为,美国不能允许俄罗斯建立势力范围和从事武力扩张。可如何制止俄的上述行动,他们却没有作出解答,只是在最后写道:“没有武力做后盾的外交是无效的;而没有外交相辅佐的武力也只是耀武扬威。”无人知道奥巴马上任是否会采纳他们的建议,也无从知道奥巴马提出的变革口号是否也包括改变美国以双重标准为特点的对外(包括对俄)政策,从而将紧张的美俄关系带向一个全新的方向。(人民网12月22日电)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