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国际 
 社会 
|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国际内幕 > 正文
像虐囚一样用电击虐待学生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7-09-03 09:30:06 南都周刊 网友评论0 条  [ ]

在美国,电击这种刑罚已不再用来惩治连环杀手、猥亵儿童者,乃至现在囚在美国监狱里的220万囚犯中的任何人。但在美国一家教育中心,电击却被用来惩罚学生。在这个比监狱还恶劣的学校中遭受折磨的是几百名孤独症患儿、精神障碍患儿和情绪暴躁儿。

《南都周刊》特约记者 蹇小兰 编辑 张平扬 美编 高爽(南都周刊供腾讯新闻稿件,转载请注明,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在罗腾伯格中心,教师之间不可能讨论任何事情,因为摄像头无处不在。即便在教师休息室,彼此交谈也会遭到偷听,只能通过传递纸条彼此交换信息。

1、罗布:不断重复的被电击恶梦

罗布·桑塔纳在恐怖中醒来,他重复了同样的梦境:金属丝伸到衬衫和裤子里面,电极连到他的四肢和躯干上,配备着摄像机和遥控监视器的成年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警告,一摁按钮电流就会击向他的手臂或腿,甚至更糟糕的是胃。罗布所知道的就是疼痛异常。

每次从这个梦境中醒来,他都要费几分钟才能记起他现在躺在自己的床上,没有电极连在他的皮肤上,不会被电击。这个一再发生的恶梦并不是来自文学著作《1984》的虚构,而是来自他在这里已被囚禁数年的、美国最具争议的“行为矫正”学校。

1999年,罗布13岁时,他父母将他送到美国康顿市的“罗腾伯格教育中心”,这里离波士顿20英里。这个机构称自己为“特别需求学校”,招收各种麻烦孩子——严重的孤独症的、精神障碍的、精神分裂症的和情绪暴躁的,试图用复杂的奖惩制度——包括巨痛的电击——改变他们的行为。在目前234名学生中,约半数被连上电线接受电击治疗,包括一些小至9到10岁的孩子。60%的学生来自纽约,1/4来自麻省,其余的来自另外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罗腾伯格中心有900名雇员,年收入超过5600万美元,每个学生每年的费用达22万美元,由各州和学校所在的区支付账单。

罗腾伯格中心是美国唯一一家用电击规训学生的学校,这种刑罚甚至已不再施于连环杀手或猥亵儿童者,乃至现在囚禁在美国监狱里的220万囚犯中的任何人。在该校36年的历史中,有6个孩子在监护过程中死亡,导致大量的司法诉讼和政府调查。去年,纽约州调查员撰写了一份激烈的报告,使这个地方听上去像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的中学版。然而,矫正计划继续兴旺,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除那些绝望的父母和几位州议员之外,没有人关注进入这座大门的数百名孩子究竟遭遇了什么。

以罗布为例,他坦白地承认,他是一个失去控制的孩子,有严重的行为问题。出生后他就被遗弃在医院里,身体中含有可卡因、海洛因和酒精。在看护中心成长到11月大时,一对中产阶级夫妇收养了他,但他的麻烦依然如故。他开始放火;因打开行驶的校巴的后门被开除出幼儿园;6岁时他用剃须刀割自己。他妈妈带他看专家,诊断有精神问题:好动过度、外伤后留下的紧张失控、强迫性捣乱。

罗布在罗腾伯格中心呆了三年半。从一开始,他就咒骂、哭喊、与工作人员打斗。最后,工作人员从他妈妈和法院获得许可,使用电击。罗布被迫穿上一件带有5个2磅重的电池驱动装置,每个都将电极连接到他皮肤上。罗布一天24小时背着这个仪器,无论是在跑步机上慢跑还是打篮球,虽然背着10磅重的东西很难做跳投。在洗澡的时候,工作人员会移开除一条胳膊上的其他所有电极。晚上,罗布睡觉时紧挨着背夹,一台监视器盯在他上面。

他说,工作人员因侵犯性行为电击他,也会为小错误电击他,每次电击持续2秒,犹如下地狱一般。罗布的妈妈德莱昂在上纽约社区学校的建议下把他送到罗腾伯格中心,她相信他会定期得到心理咨询,尽管这家学校没有提供这个。

2、学校:比监狱还恶劣,是世界上最坏的地方

几个月过去了,罗布的母亲对学校日益不满。“我与他们争吵的焦点是,他什么时候会得到心理治疗”,她说,“我认为他们应该挖掘他问题的根源——如他为什么这么易怒?为什么具有强烈的破坏欲?我认为他们需要费些头脑,找出原因。”她觉得电击没有多大帮助。2002年,她发了一份措辞愤怒的传真,要求她来过父母节之前必须将罗布身上的电极拿掉。翌日,她接到校执行理事马修的电话说:“你不想坚持我们的治疗计划了?把他接走吧。”马修说他不记得这次谈话了,但他补充说,如果父母不想用皮肤电击法,想要心理治疗,这不属于他们的权力范围。

罗布的母亲不是唯一对罗腾伯格中心不满的父母。去年,埃夫琳·尼科尔森的儿子安特翁内在18个月里被电击79次后,向法院起诉了这家学校。尼科尔森说,在安特翁内打电话回家告诉她 “妈妈,你不再爱我了,因为你听任他们这么严重地伤害我”后,她才决定采取行动。罗布和安特翁内相互并不认识,但在某些方面他们的遭遇是相同的。安特翁内的生母是个瘾君子,他还是个婴儿时就被放在一个电气平底锅上烧烤。埃夫琳认他作了养子,后来正式收养了他。埃夫琳的诉讼引起了一系列事件:多个政府机构对罗腾伯格中心加以调查、情绪激烈的公开听证会、媒体的调查。两个州已立法在这样的学校里限制或禁止使用电击。但总体变化甚微。

罗布对关于他母校的公共争议不甚关心,尽管他时常浏览学校网页,看看他认识的孩子还有谁在那。离开中心后,他在父母面前缩手缩脚。乍看上去,他与其他21岁的孩子没什么区别。但当要求他讲述他在罗腾伯格中心的岁月时,他竟然极其详尽地一口气讲了近两个小时,清晰地回忆起七八年前的名字和事件。当他描述不断重新的恶梦时,他还抬起胳膊,用手掌擦前额上的汗。

尽管在这家行为矫正机构里呆了3年多时间,罗布仍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2005年,他因袭击未遂被捕,并送到监狱。同年,他又因药品和袭击问题再次被捕。关押在监狱里给了他反思童年的时间,对罗腾伯格中心形成了新的看法:“它比监狱还恶劣,那个地方是世界上最坏的地方。”

罗腾伯格中心在许多方面实际上是两个学校,略多于一半的学生被学校称为“高机能群”:诸如罗布和安特翁内这样的孩子,他们被诊断为注意力缺乏症等情绪性问题。另外的群体更麻烦,被称为“低机能群”,包括严重的自闭症和精神障碍的孩子,大多数人不会说话或仅具非常有限的口头表达能力,一些人行为极端到威胁生命的程度:把手和手臂咬得咯咯响,撞墙,不断地把头往地板上撞。

罗腾伯格中心一直以来被看做是最后可以求助的学校,这个地方收任何孩子,无论他们的问题有多极端。对许多父母来说,罗腾伯格中心简直是上帝的恩赐。麻省官方曾两次试图关闭罗腾伯格中心,在两次关闭事件中低机能群孩子的父母们都聚集起来坚决加以捍卫,因此在法庭上两次胜诉。

然而,自埃夫琳·尼科尔森2006年发起诉讼以来,罗腾伯格中心面临着新一轮的批评和争议浪潮。这所学校再次依靠其他低机能群孩子的父母的证词保全了自己。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几乎没有了选择。但罗腾伯格中心用同样的行为矫正法对待所有的学生,不论孩子们的行为问题如何,只要他们的父母将他们交到同样的心理学家——激进的行为主义者伊斯里尔手里,他们就会面临着同样的命运。

腾讯深度回顾  
游戏《征途》是如何一夜暴富的

月盈利850万美元,有史以来最烧钱装备系统 :“《征途》里,我们所做一切是为了装备,一切装备为杀人,一切装备反映了钱,体现一个人有钱没有,在社会上是否吃得开。” [进入]

征途如何狂赚钱的
中国房价的十年大跃进

1998年进入商品房时代以来,各大城市虽经两轮大调控,房价却是越调控越上涨;相对于收入,房价从未便宜过;政府“造城”运动下,房价大跃进。 [深圳炒房团横扫全中国] [进入]

房价十年疯长
襄樊“不感恩贫困生”首开口:感恩要有尊严

大学生们被要求上台和跳舞——《感恩的心》,这也是仪式的主题 。但这些贫困学生似乎不喜欢这样的“感恩”方式,他们眼中的感恩,是努力活着,自然而有尊严… [进入]

贫困生被要求台上跳舞
关于建国以来党政干部收入的问答

毛泽东时代没在这方面发生严重问题,仅仅是因为那个时候多半搞的是计划经济,几乎没有商品经济生存的空间,很难形成权钱交易的环境。只要环境适合,就一定会出现问题。 [进入]

杨奎松
世界第一贵族世家——孔子世家的百年沉浮

贵族政体在20世纪中国解体,孔子后人命运依然随意识形态兴替而流变…孔管会主任职务绝不世袭,并非必须是孔姓。至于最终谁来管理南宗孔庙,孔祥楷说:“由组织上来决定吧。” [进入]

夕阳下的孔子雕像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