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 国际 
 社会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万象 > 正文
男子投爆炸物炸伤企业厂长 村民称其已患精神病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7-07-28 02:07:59 生活新报 网友评论0 条  [ ]


  男子投爆炸物炸伤企业厂长 村民称其已患精神病

  伤者被转到昆明救治

  案情:

  24日4时40分,爆炸发生,受伤的唐勇军被送进砚山县人民医院,随即又转到了文山州医院。

  24日5时许,砚山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电话

  24日8点20分,民警附近村子将正在酣睡中的犯罪嫌疑人山保砚抓获

  26日下午,重伤的唐勇军被紧急转往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医生陆续从他体内取出了约20块大小不一的弹片,目前伤者已脱离危险。

  伤者:唐勇军,男,33岁,重庆江津人,凯砚矿业公司最年轻的中层干部之一,2006年县里表彰的优秀共产党员。

  犯罪嫌疑人:山保砚,男,1959年1月25日生,曾当过民兵连长,枪法很准,是立过三等功的“战斗英雄”;曾是砚山县两届政协委员,并在两个乡做过党委副书记。上世纪90年代从县政府农村工作部退养后,性格越来越奇怪,开始有人说他“精神有问题”。

  7月24日凌晨4时40分,文山州最大的港资企业内突然发出一阵巨大的轰响,该企业一名厂长在轰响与剧烈的疼痛中追出门外……本报记者赶往案发地的文山州砚山县深入采访时惊讶地发现,制造这起爆炸事故的犯罪嫌疑人,竟曾是砚山县两届政协委员、两任乡党委副书记,还是上过前线的民兵连长和“战斗英雄”而更加出人意料的则是,此人极可能已患上精神类疾病,如属实,根据我国《刑法》中的相关规定,他将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4时40分

  一条黑影,一声巨响

  凌晨4时40分,爆炸声在夜空中骤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连声惨叫。屋外的黑影往外撤了撤,嘿嘿地笑了笑,自言自语说:“今晚老子就是要你死……”

  7月24日凌晨4时40分,文山州砚山县县城的郊外夜风嗖嗖,云南三联企业集团所属的凯砚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塘选矿厂厂区内一派静谧,只有机房内的灯还亮着,留在厂里值班的少数职工早已沉入了甜美的梦乡。

  突然,一条黑影悄悄摸进了厂区,他不紧不慢地来到一间宿舍外,静静地站在窗户外朝屋里观察了一会儿,便将手中所拿的东西塞伸进窗户,并奋力往里面扔去!

  “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在夜空中骤然响起,屋内,各种东西倒塌和暴裂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还伴随着连连惨叫。屋外的黑影往外撤了撤,嘿嘿地笑了笑,自言自语说:“今晚老子就是要你死……”随即转身向厂区外走去。

  黑影还没走远,发生爆炸的那间屋子里冲出来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朝着黑影奋力追去,一路踉踉跄跄,一路鲜血淋漓。

  警方后来查明,投掷爆炸物的人名叫山保砚,系附近村民,而受伤者名叫唐勇军,是这家选矿厂的厂长。

  “那晚是我值班,但一点都没发现有人悄悄潜入了厂区。”工厂的保卫人员邓金发回忆:爆炸发生不久前,他在厂区巡视了一番,然后就回到了值班室,听到爆炸声后,几乎被吓蒙了的他冲出值班室,见一条黑影从厂长宿舍那边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着“今晚老子就是要你死……”之类的话,步伐似乎还比较悠闲。邓金发说,随即他又看到厂长面目全非地向那条人影追去,但很快厂长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邓金发扭头一看,发现机房的门开着,担心重要设备出问题,他就先跑去查看了一下机房。

  等邓金发转回来,黑影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一名厂长,一颗“炸弹”

  8点20分,犯罪嫌疑人山保砚在附近村子被抓获。厂里的几名职工说,唐厂长平时为人很和善,绝对不会与任何结仇,没想到却被一颗“莫名其妙”的“炸弹”炸成重伤。

  记者昨日在案发现场看到,爆炸发生的屋子一片狼藉,床上、地上和墙壁上洒着不血迹。窗口距离伤者当时所睡的床大概五米多,被凶手从窗口扔进屋里的手榴弹准确地落在床上。

  爆炸发生后,倒在屋外地上的厂长唐勇军很快被送进砚山县人民医院,由于伤情太重,随即又转到了文山州医院,前日下午,又紧急转往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医生陆续从他的两腿及手臂、胸部等部位取出了约20块大小不一的弹片。目前,他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山保砚?我根本就不认识,更谈不上跟他有什么仇恨。他怎么会害我?!”半昏迷状态中的唐勇军说自己能拣回一条命实在是万幸,他在病床上挣扎着说,就在爆炸发生之前不久的大约凌晨一点半,这个人就曾提着一根钢筋来到厂区想要打他,见厂里人多,独自骂了一会儿就走了。

  “万万想不到啊,等我们全都入睡了,他竟跑来炸我,显然就是想要我的命!”唐勇军叹息。33岁的唐勇军是重庆江津人,凯砚矿业公司最年轻的中层干部之一,也是2006年县里表彰的优秀共产党员。

  就在爆炸声响起后不久的凌晨5时许,砚山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了报警电话,天刚蒙蒙亮,干警就赶到了案发企业厂区,以县局分管刑事的副局长李田民为组长的专案也同时成立。侦破工作很顺利,早上8点20分,干警们就在厂区附近的村子中,将正在酣睡中的犯罪嫌疑人山保砚抓获。

  嫌疑人的名字传到厂里,有4名职工的心却悬了起来,因为他们都是山保砚的亲戚,担心牵涉到自己。山保砚的姐夫刘恩和侄女山建萍面对记者的采访非常紧张:“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害唐厂长!”

  厂里的几名职工说,唐厂长平时为人很和善,绝对不会与任何结仇,他们也实在难以相信,厂长的命运,竟然就这样被一颗“莫名其妙”的“炸弹”所改变。

  一张“判言”,一间书房

  案发前一个多小时,嫌疑人山保砚在自的书房里写下了一纸奇怪的“对放养杀人犯判言”:“……据刑法有关规定……依法判处多次杀人犯……死刑。”

  山保砚性格奇怪,有人说他“精神有问题”。

  “对放养杀人犯判言”似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佐证这个问题,这是山保砚7月24日凌晨3点左右,用潦草的书法笔写下的一页纸的标题,其内容为:“开黑机,放毒箭,残害贫民百姓多人。草荐(菅)人命,罪恶滔天,造成人命重大损失。据刑法有关规定,为及时保护人民生命不受敌对势力侵害,依法判处多次杀人犯……死刑。”末尾的署名,因笔画过于简单,让人没法看清。

  昨日,当本报记者进入山保砚的家中采访时,这张“犯判言”竟依然摆放在他的书桌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张落款时间就在爆炸时间前一个多小时的古怪的纸条,并没有被专案组取走。但专案组组长、砚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李田民向记者证实:案发当天上午,干警们很快就来到山家搜查,就在这间屋子里,搜出了一枚显然已经存放很久的手榴弹。

  这间屋子由书房与卧室合二为一,看上去比较简陋,一件发皱的西服挂在墙上。在书桌的抽屉里,记者找到了山保砚的身份证、党校毕业证、立功证书及政协委员证等,还有好几页像是他自己写的仿古体诗词,而在一旁自制的小书架上,整整齐齐排放着两行铺满灰尘的书,有《唐诗三百首》、《豪放词》、《孔子家言》等,全都是文史类书籍。

  “原来他很喜欢文学,后来,一切都变了。”山保砚78岁的老母亲李如英一提起儿子就抹眼泪。

  曾是“战斗英雄” 曾在两个乡做过党委副书记,曾连续两届当选为砚山县政协委员

  犯罪嫌疑人“精神有问题”?

  曾经很风光

  仇恨四川人

  山保砚的家就在三塘选矿厂所在的同一个村子里,与选矿厂相距不足一公里。在深入采访后,记者非常惊讶:山保砚曾经是一个颇富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是全家乃至全村人的骄傲。

  山保砚1959年1月25日出生,从小聪明伶俐,在小伙伴中非常突出,相当有“威望”。长大后,山保砚当过民兵连长,枪法很准,是立过三等功的“战斗英雄”。后来,他被组织上送进党校进修,拿到了大学文凭,并陆续在两个乡做过党委副书记。“另外一个乡硬要来挖他过去,指名就要他。嘿,那时他真的很牛。”山保砚的妹妹山保仙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山保仙还连续两届当选为砚山县政协委员。风光得意的他,爱情上也有了让人羡慕的收获。1993年10月15日,已经34岁的他终于娶回了一个贤淑大方的妻子。妻子是乡里小学的老师,第二年,就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但是,山保砚的风光和得意自他从县政府农村工作部退养后就走到了尽头。据了解,山保砚本是副科级干部,却没有享受到副科级的待遇,为这事儿,他一直积郁于心。一次,他因口角之争和一个四川人打了起来,但民兵连长出身的他竟然被对方打得浑身是伤,此后他便开始仇恨四川人,见到四川人就想冲上去殴打。妹妹山保仙在村里开着一家小卖部,经常来给她送货的就是一个四川生意人,此人每次来都提心吊胆,尽管小心谨慎,还是被山保砚殴打过好几次。

  山保砚的性格越来越奇怪,开始有人说他“精神有问题”。

  是否“精神病”

  还有待鉴定

  山保砚78岁的老母亲李如英似乎并不怀念儿子,她只是一直很想念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子,原来,就在山保砚办理退养并变得越来越古怪之后,1996年5月16日,媳妇就和他离了婚,而且,法院把未成年的孩子判给了女方。

  老人的这份思念很强烈,但更加强烈的,却是她对于儿子的“恨”。

  据其介绍:山保砚经常殴打她,用手指戳她的脸和眼睛,有一次,还恨恨掐她的脖子。大约从半年前开始,山保砚就几乎夜里都不睡觉,而是提着一根棍子在村子里到处走。

  “原来他很好很孝顺的,但‘得病’后就变得越来越坏。对我,对家人,对周围的乡亲都很不好,我巴不得把他枪毙!”李如英认定儿子所得的这个病是精神病,“有一次,我劝他去检查一下,能治就治,他竟大闹着说他没病,还打我!”

  凯砚矿业公司的几位领导在听到这个说法后,认为这完全是推脱责任的一种“狡辩”:“山保砚跟我们唐厂长既不认识,更无仇恨可言,如果是精神病,他怎么可能那么有计划有步骤地在一天凌晨连续两次去找唐厂长?并最终投出了那枚手榴弹?厂里那么多人,如果不是非常清醒地故意为之,为什么偏偏找唐而不是找别人呢?”

  本报记者就此来到砚山县公安局求证,专案组组长李田民副局长称:嫌疑人山保砚确实具有许多精神疾病的症状,干警在村里调查时了解到,有人曾见过他有过不少反常的行为,比如在下雨天提水浇地里的菜之类。

  归案后,山保砚这样交代自己的作案动机:选矿厂的设备噪音太大,在家里都能听到,他非常头痛,而且他的父亲就是这样被“害”死的,加上他特别恨四川人,就决定用手榴弹去炸那个“四川人”(记者注:即本案受害人唐勇军,实为重庆人)。

  “他明确交代,就是想去把唐勇军杀死。”李田民副局长说,局里已经以采取爆炸手段实施故意杀人为由,将犯罪嫌疑人山保砚刑事拘留,但对于其是否真是精神疾病患者,尚需专门的司法鉴定来认定,这个工作,下周内就会立即派人去做。

  本版文图 特派首席记者 温星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