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 国际 
 社会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百姓故事 > 正文
口述:丈夫的好友爱上了我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8-01-31 12:23:42 荆楚网-楚天金报 网友评论0 条  [ ]

  女主角档案:苏怡然,37岁,家庭主妇

  男主角档案:乐陶一,42岁,建筑承包商

  记录人:本报记者邓莉

  “焦点”

  曾经,苏怡然和乐陶一可以为了彼此背叛爱情,亲情,友情,现在,她和他还能重新开始吗?

  “起因”

  她和他曾经为爱不顾一切,历经波折后终于重组了家庭。然而,短暂的快乐过后,矛盾接踵而来,最终,他提出了离婚。

  【她说】

  为他抛夫弃子他却跪着求我分手

  那天快下班的时候,苏怡然不约而至。原本,我还有其它的工作安排,可是苏怡然却一再坚持让我给她一点时间,因为她实在找不到解决办法,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苏怡然是个漂亮的四川女人,说话时的语速很快,可以看得出她是个急性子。此后的采访过程中,她的故事也证实了我的猜测。因为太倔强,她第二次婚姻从最初的狂热一下子冷却到冰点。现在,她虽然还是和深爱着的那个男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是他已经不再是她的丈夫。更可怕的是,他的心也离她越来越远,频繁地和不同的女人相亲。这一切都是她始料不及的,她越来越弄不懂这个相处了5年多的男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快?她也想不通,他怎么能一边口口声声地说爱她,离婚是因为怕连累她,一边又和别的女人谈情说爱?在他的心里,她究竟算什么呢?

  丈夫的好友爱上了我

  我和乐陶一是半路夫妻,确切地说,在和乐陶一结婚前,我们已经偷偷往来了两年多,只是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双方的配偶都没有发现。

  仿佛鼓了很大的勇气,苏怡然才下定决心说出这句话。停顿了一会儿,她抬头直视我的眼睛,“这不是件光彩的事儿,我知道从一开始我就做错了,也许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倾听,这个时候,内心苦闷的苏怡然最需要的就是找一个人说出心里话。

  乐陶一是我前夫小易最好的朋友。他们俩是一个村的,从小玩到大,初中毕业后又一起到武汉闯荡。我和小易谈恋爱时,就经常听他提起这个铁哥们,他说他头脑灵活,为人爽快,将来肯定能做成大事。虽然没见过乐陶一,但我心里却记住了这个名字,一直很好奇,这个人究竟有什么好,让小易这么欣赏。我和小易结婚的时候,乐陶一也来了,还给我们送了一个大红包。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乐陶一,他长得很普通,不过人很热情,特别会说。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他发生什么故事。

  婚后第二年,我生下了可爱的儿子。为了照顾儿子,我辞去了酒店的工作,家里就靠丈夫一个人支撑。可能是压力比较大吧,他的脾气越来越大,经常为一点小事和我争吵,甚至打架。我的性格也很倔强,每次听丈夫抱怨我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时候,我心里特别委屈,也毫不客气地回敬他,“挣钱养家是男人分内的事,你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养不起,自己没本事还好意思怪老婆!”

  日子长了,争执的次数多了,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淡漠,可以很长时间都不说一句话。2002年,丈夫的事业有了转机,他分包了一项工程,我们搬到了吴家山。巧的是,乐陶一也分包了这项大工程中的一处工程,带着妻女搬过来了。我们住在四楼,乐陶一家住在三楼,交往一下子多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的儿子已经上幼儿园了,没有事的时候我喜欢到楼下的麻将室打点小牌,在这里,我经常碰见乐陶一。当时我只是觉得开心,毕竟和一个熟人打对家配合默契些嘛,没想到,乐陶一是专门到麻将室找我的。当然,这也是后来他和我在一起后才“坦白”的。

  就这样,我和乐陶一打交道的机会多了起来,他这个人特别聪明,而且很懂女人的心事,经常说一些赞美我的话,夸我漂亮,夸我能干,虽然明白这是恭维,但女人都是虚荣的,我的心还是美滋滋的。和乐陶一配合,我的手风特别顺,有时打完牌了,他约我一起出去消夜。走在大街上,他从来都是走在我的外面,说这样安全些;一起坐车时,他总会体贴地为我拉开车门;和我吃过一次饭,他就摸清我的喜好,下次再点菜,全是我喜欢的菜肴……他的细心与温柔一点一滴地打动了我的心。

  不顾一切陷了进去

  挣扎犹豫了好长时间,我还是禁不住诱惑,接受了乐陶一的追求。毕竟这段感情是见不得光的,我们每次约会都是偷偷摸摸的。每天丈夫出门后,我就会在楼上重重地跺三下脚,这是我们的暗号。然后我们就先后出门,在离家很远的一家小超市门口会合。为了多抽出时间陪我,乐陶一把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手的工程再一次转包给别人,为此损失了一大笔钱。他老婆也因此跟他大吵了一架。

  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被激情冲昏了头脑,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为了方便约会,我们在一家小旅店偷偷租下了一个套间。白天,我和乐陶一在那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像夫妻一样生活,一起去买菜,一起做饭,一起聊天,我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晚上,我和乐陶一恋恋不舍地分开,各自回到家里。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一直暗中交往了两年多都没有被发现。要不是一场意外的发生,可能这样的生活还会继续下去……

  2004年夏,我和乐陶一正在“家”里吃饭,他的电话突然响了,只听了几句,他的脸色大变,拔腿就往外跑。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得跟着他往外跑,他匆匆对我说:“怡然,我老婆出事了,被车撞了,正在医院急救……”我一下子停下了脚步,那一刻心情好复杂,觉得自己真对不起乐陶一的妻子。虽然她出车祸跟我并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如果不是我的介入,乐陶一可能不会对她那么冷漠,她就不会神思恍惚,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乐陶一的妻子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亡了,肇事者和保险公司赔偿了18万元。自从妻子死后,乐陶一的心态就变了,他开始拼命催我离婚。虽然和乐陶一在一起很开心,但真要嫁给他,我还是有些犹豫。乐陶一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已经19岁了,正在上大学。小儿子才11岁,家庭负担比较重,而且后妈难做,我担心和这两个孩子处不好关系。虽然我不爱丈夫了,可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夫妻,而且我也舍不得儿子。

  我对乐陶一说,你的妻子刚去世,这个时候如果马上再娶,可能会惹人非议。可他什么都听不进。他还说:“你以为你老公有多爱你,他经常在外面找小姐……”我半信半疑。他就进一步逼我,“如果你不敢开口提离婚,我去找他摊牌。”我是个爱面子的女人,和丈夫的好朋友有婚外情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我害怕被人指指点点。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了。

  我向丈夫提出离婚,可他坚决不同意,追问我原因。我怎么敢说出离婚的真实理由,只是说我跟他性格不合,实在过不下去了。丈夫不同意,我就天天在家里闹,拒绝跟他同房,不给他做饭洗衣。这样僵持了一个多月,丈夫无奈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作为条件,我净身出户。

  离婚后,前夫带着儿子回老家了,扬言这辈子再也不让我见儿子。我知道,他一直怀疑我在外面有了别人,所以才铁了心要跟他离婚,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我竟然跟他最好的朋友偷偷好上了。

  他频繁地瞒着我相亲

  2005年春天,我和乐陶一领了结婚证。我没敢告诉远在四川的父母,自己离婚又再婚的消息。婚后最初的日子,我还是非常快乐的,乐陶一的女儿住校,儿子被他送回老家由爷爷奶奶带,二人世界温馨而甜蜜。然而,时间久了,我们却有了矛盾。导火索原于他的哥哥。

  乐陶一的哥哥在政府机关里上班,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乐陶一从小就害怕哥哥,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对于我们的婚事,他哥哥并不赞成,见他执意要和我在一起,就对他说:“你要跟她结婚也行,但你必须把慧玲(乐陶一的前妻)留下的18万交给我保管。这钱是慧玲拿命换来的,要留给她的两个孩子用……”

  知道这件事后,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不是在乎那18万,我生气的是,难道在他家人眼里,我就是冲着钱才嫁给他的吗?那么,我们的感情算什么?更可气的是,乐陶一居然同意了他哥哥的这个荒唐要求。我们婚后租住在他哥哥家附近,他哥哥经常过来,我很反感他在我家指手画脚的样子,我下班后累得半死给他们做饭,他一会儿嫌我菜烧得咸了,一会儿又嫌我饭煮得硬了。

  这样的事发生多了,我很想换一个环境,离他哥哥远一点。我对乐陶一提出搬家,可他却不愿意。我很生气,认为在他心目中,只有他哥哥最重要,他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那年9月,邻居打麻将三缺一,便拉上我凑个角儿。还没等我打满一圈,乐陶一的哥哥又过来找他,没见着弟弟,又见我在楼下打牌,他的脸当即拉下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我,“一个女人应该多把心思放在家里,你怎么整天就想着玩,等会儿乐陶一就要下班了,你快点回去做饭去!”见他那么不尊重我,我压抑已久的怒火一下子升起来,“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你凭什么天天在我家指手画脚!”

  没想到,他哥哥的火气更大,一下子冲过来,把我们的桌子掀了,要不是旁边的人拦着,我们差点动起手来。最后,他哥哥气咻咻地走了,我也是一肚子的怨气。好不容易盼到乐陶一回家,我刚准备找他评评理,没想到他一进门就冲我发脾气,“你怎么能骂哥哥呢,太过分了!”我刚想为自己分辩几句,他却说:“我不想听你解释,不管怎么说,他是长辈!”说完,他就甩门而去。

  我一个人在家里越想越气,冲动之下,我收拾了行李,给乐陶一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要搬出去住,离他哥哥家越远越好,如果他想通了,可以来找我。其实,我并不想离开乐陶一,虽然闹了一些不愉快,但我觉得我们的感情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换一个环境,我们应该可以相处得更好。

  我在打工的酒店附近租了房子,等着乐陶一搬过来。第二天下午,乐陶一就过来找我,他求我回家,我不肯,坚持让他搬过来。可他让我体谅他的难处,他不能因为我而割舍掉几十年的亲情。就这样,我和他陷入了僵局,谁都不愿让步。每天,乐陶一都会过来找我,有时晚上也会留在我这边过夜,可是他迟迟都不愿意搬过来。

  时间一天天流逝,我的耐心也一点点地被磨掉,在等待中,我对乐陶一越来越失望。2006年的春节,我不顾乐陶一的苦苦哀求,坚决不跟他回家过年。新年过后,我感觉到他对我的态度变了,不再像从前那样每天都来找我。酒店工作的姐妹劝我不要太固执,说夫妻俩长期分居迟早会出问题。我的心也开始有点慌起来,女人的直觉让我感到,乐陶一有点不太对劲!我开始考虑搬回家,可是又一时拉不下面子,偏偏这个时候乐陶一又不求我回家了。

  6月的一天晚上,我下班后独自呆在租住屋,没来由地感到心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我再也坐不住了,偷偷跑回乐陶一家的楼下。他已经回家了,屋里的灯亮着,我一直在想着怎么样跟他开口说我要回来。突然,我听见他的手机响了,可能是信号不太好吧,他走到阳台上接听,我清楚地听到他温柔地说:“好的,我马上去接你……”几分钟后,他下楼了,我躲在黑暗里,趁他不注意一把夺过他的手机,拔腿就跑。见我突然出现,他一下子愣住了。我跑上楼,快速查到刚才打过来的那个号码,然后回拔过去,果然是一个女人接的。我生气地质问她:“你找我老公干什么?”对方显得比我更吃惊:“什么,乐陶一是你老公,他不是早离婚了吗?”我说:“那你要不要过来,我给你看看我们的结婚证?”

  乐陶一上来了,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我问他,这个女人是谁?他低着头,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是他哥哥给他介绍的。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哥哥,弟弟有老婆,他还给他介绍情人。乐陶一说,哥哥说我根本不是诚心想和他过日子,当初嫁给他就是图那18万,他觉得自己求了我那么久我都不肯回家,他对我也失去了信心,所以才和那个女人交往。

  我一下子慌了神,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和乐陶一分手,我很爱他,而且我离过一次婚,我不敢想象,如果再一次离婚,今后我该怎么生活?之后,我和乐陶一的关系完全颠倒过来,过去,他天天求我回家;而现在,我天天求着他不要离开我,让我搬回家。

  乐陶一为难地说,因为我的缘故,他现在夹在家人中间不好做人,而且他家里的人都劝他和我离婚。他让我给他一段时间,让他做通家人的工作。我想方设法想挽回他的心,对他关怀倍至,可是他的态度却始终摇摆不定。有几次,我趁他洗澡时偷看了他的短信,他和那个女人仍然在暗中往来,他竟然称呼她“老婆”“宝贝”。我很伤心,却不敢和他争吵,私下里约出了那个女人,想和她好好谈一谈。见了面,我和那个女人成了朋友,她也是个不幸的女人,老公早年病逝了,留下她和一儿一女艰难度日。她说,乐陶一骗她,说他和我早就没有感情了,只是我拖着不肯离婚。我对她讲了我和乐陶一的事情,我说,只到现在他仍然口口声声说,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我,和她相亲只是迫于哥哥的压力。

  这次碰面后,那个女人再也不肯见乐陶一了。那段时间,他的心情很低落,常常一个人喝闷酒。看着老公为别的女人伤心难过,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我还是强忍着痛苦去关心他照顾他。我以为我的真诚会打动他,可是没想到,没过多久他再一次背叛了我。

  今年年初,乐陶一突然提出离婚,我不肯,他就跪着求我,哭着说,他算过命,今年他有一劫,注定要死两个老婆。他说,如果我不离,害怕会害了我,而他最不愿伤害的人就是我。他还信誓旦旦地承诺,等今年过去了,他一定会和我复婚。可是3月我刚和他离婚,他就开始频繁出去相亲。我劝他,他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凭什么管我?我觉得自己掉进了他精心设置的陷阱。可是,我真不甘心,为了他,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他那么狠心抛弃我?

  【他说】

  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却太难

  整个讲述过程中,苏怡然神情焦灼,说起乐陶一对她的欺骗,她一脸的无奈与伤心。然而,她讲得更多的是乐陶一曾经对她点点滴滴的好,以及曾经有过的欢乐时光。苏怡然希望能和乐陶一携手走过一生,她承认自己的任性和坏脾气破坏了原本温馨和谐的婚姻,可是她希望乐陶一能够念旧情,再给她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巧合的是,苏怡然快要讲完的时候,乐陶一突然给她打来电话。他事先并不知道她会到报社,得知苏怡然找到了记者,他显然有些不太高兴。她求他赶到报社,一起面对面的好好谈谈,但他却不愿意,只同意和记者在电话里聊一聊。

  记者:刚才苏怡然讲了很多你们的事情,她说你们现在仍然有感情,只是你迫于家庭的压力而不愿和她在一起了,是吗?

  乐陶一:说句心里话,我曾经深深地爱过苏怡然,但是这段感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家人都不喜欢她,但这并不是我决定结束这段婚姻的主要因素。我觉得,我们的性格实在不合适。以前,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她展现给我的是通情达理,温柔善良的一面,而真正和她生活在一起,我发现了另一个陌生的她。她这个人看上去文文静静的,但是脾气却很暴躁。有一次我们出去玩,为一点小事发生争执,当着外人的面,她扬手就给了我两耳光。我是个大男人,虽然我爱她,但她也不能无视我的尊严啊!这样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上演,次数多了,我渐渐对她灰了心!真正让我下决心和她分手,就是在今年春节。我一个大男人跪着求她回家,她都不肯,非要我给她几千元钱才回来。结婚前,她还逼着我写一个欠条,说如果我今后对不起她,就要拿着这张30万元的欠条告上法庭。想着这些事情,我开始怀疑她对我的爱是不是出自于真心。

  记者:即使你要离婚也应该光明正大地提出,为什么要选择欺骗的手段呢?

  乐陶一(沉默了半晌):我承认,在(离婚)那件事情上我的确做得不光彩,但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她死活不肯离……

  记者:苏怡然说,离婚后你们有时候还住在一起,你还对她说,她才是你这一辈子真正爱的女人。既然你不爱她了,为什么又要让她心存幻想?

  乐陶一(语调一下子高了起来):那是她胡说!我对她说了,我已经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可她就是不肯放手,还寻死觅活,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也不能眼睁睁看她死在我面前吧,有时候被逼无奈只好留下来……

  记者:苏怡然希望你能再给她一次机会,你有没有考虑过呢?

  乐陶一:不可能,我和她已经结束了。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碰撞】

  爱已逝莫强求

  当记者把乐陶一的意思转达给苏怡然后,她忍了许久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看得出,苏怡然很爱乐陶一,可惜她不懂得如何好好经营婚姻。婚姻并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有句话说得很对:嫁给一个人就是嫁给了他的家庭。重组家庭确实会多一些麻烦与困扰,可是既然你爱他,就应该爱他所爱的家人,学会彼此体谅。而且,爱情是需要精心呵护的,当发生矛盾时,苏怡然本应和乐陶一多沟通,及早化解矛盾,可她任性地选择了离家出走。最终,乐陶一对这段感情彻底灰了心,决定和她分开,只是他选择了一种错误的方式,给她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我劝苏怡然,既然爱已逝,何必要勉强继续下去,到时候只会让彼此都更加痛苦。苏怡然沉默了许久,也许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记者邓莉)

  

(责任编辑:张勇)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