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 国际 
 社会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百姓故事 > 正文
口述:丈夫说我有婚外恋他不管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8-01-31 12:23:39 奥一网 网友评论0 条  [ ]

  文/本报记者陈凤英

  茵茵是我的朋友,从中学到大学都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的同学,毕业后我们又分配回江门工作。在很多人眼里,这些足可以成为我们是好朋友的无可置疑的理由。事实上,我们却没有成为理所当然的那种好朋友,因为我和茵茵不在同一个系,宿舍相隔较远,且大学二年级,茵茵就开始谈恋爱,男朋友是同班的来自开平的杰。比起杰来,我当然是要退到一边了。毕业后,茵茵和杰回到江门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婚后的茵茵,每次出现在我面前的,都是一副幸福而骄傲的小妇人模样,相比之下,迟迟没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我,每每跟茵茵在一起,自卑感油然而生,这样慢慢疏远了,有好多年没怎么联系。

  直到两个星期前,茵茵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感慨道,好久没有跟老朋友联系了,想一个一个地找回来。然后要了我的QQ号,说有空跟我在网上聊天。我说,你幸福得早把我忘记了,在医院的后勤部门工作,那么闲,抽空出来聚聚聊聊天不是比上网聊更好?茵茵说,上班闲点,一下班就像陀螺一样围着女儿转,哪有时间出来啊?我说,杰呢,他可以照看女儿啊,还有你婆婆呢,这么多人,女儿就只跟你啊?不想茵茵在电话那头幽幽地回了一句:杰已经去广州工作有好几年了,婆婆不理孙女儿,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末了还加了一句:什么幸福啊!婚姻如鱼于水,冷暖自知!茵茵最后这句话让我觉得她的婚姻一定出了问题。

  互换了QQ号,我们上班一有空就聊开了,就这样,我了解了一个真正的茵茵,了解到那些在我们眼里的她的所谓的幸福原来已经千疮百孔……

  1

  当她质问丈夫跟那女人是什么关系时,他说:Game over!

  本来以为以我和茵茵的关系,聊天是无趣的,是普通朋友般的拉家常谈工作而已,但聊过两次后,茵茵的话明显多了,终于有一天,如火山爆发,泥石喷涌一般,茵茵将她10多年的婚姻生活的苟延残喘的不知如何收拾的碎片呈现在QQ的对话框里,让我刺心地痛,我想,她是压抑得太久了。

  茵茵说,杰5年前去了广州工作,他是搞期货的,广州的机遇肯定比江门多,对他的决定,茵茵从来没有想过反对,广州离江门这么近,距离根本就不是问题——对呀,有爱,什么都不是问题。杰开始是每周五晚上回江门,周一早上再回广州,但从去年开始,他跟茵茵面对面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因为他周六晚上才回来,周日下午就回去,理由是有证券公司请他长期讲课,他要留在广州多点时间备课,多赚点钱,将来可以接茵茵和女儿去广州生活。

  茵茵说,要不是那天的一个奇怪的短信,她还蒙在鼓里,心甘情愿地当他背后的女人,美滋滋地做着某天当广州人的梦。那天,杰本来在电话里说有可能到夜里12时才能回来,有个应酬,但那天11时不到,他就回来了,一回来就闷声不响,倒头大睡。半夜12点多钟,杰的手机“嘀嘀”响了几下,是短信提示,要是平时,茵茵是不理的,但是那天鬼使神差的,茵茵看着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杰,顺手拿过手机,上面的两字让茵茵一时间不知所措:“亲爱的回到家了吗?我们不要再吵了好吗?”茵茵还没反应过来,又一个短信来了:“亲爱的不要生气了好吗?你到家了吗?对不起!”两条信息来自同一手机。

  脑子乱成一团的茵茵拼命把睡得像死猪的杰摇醒,举着手机责问他如何解释。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沉默良久,杰嘴里吐出一句:“是阿朵发过来的。女人,真烦!不玩了!Game over!”

  茵茵是认识阿朵的,她是他们的师妹,读大学时就非常崇拜满脑子的老庄思想的杰,曾戏谑杰为“老夫子”。10年前茵茵刚怀孕不久,寂寞难耐的杰曾与阿朵有过半年的暧昧时光,幸亏茵茵发现得早,杰与阿朵没有继续发展下去,后来听说阿朵嫁给了一个广州的青年才俊,经营着一家纺织厂,她自己则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想不到多年之后,两人居然仍有联系,而且亲密到“亲爱的、不要吵”的关系!……想到这里,茵茵气得只会用手指着杰叫道:“你怎么会这样?!”见此情景,杰涎着脸拉着茵茵的手说:“我们刚才吵架,我跟她说想结束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她不愿意。我不是说不玩了吗?”为了求得茵茵的原谅,杰一五一十地“招供”了:去年杰生日时阿朵主动联系他,现在两人每个周五都在一起度过,他俩的关系连阿朵的丈夫都知道了,阿朵的丈夫甚至在广州跟踪过他们,甚至动用了阿朵的父母一起劝阿朵“浪子回头”,但阿朵仍义无反顾地和杰好……

  2

  与学长的缠绵缱绻,她泪流不止

  茵茵打字飞快,常常是一大段一大段地,让人读得喘不过气来,我还没想好怎么问她现在跟杰的关系,只好见缝插针地调侃地说:“我这个整天跟文字打交道的人打字速度都比不上你,上网跟人聊天是练习速度的最佳方法,难不成你天天上网跟别人聊天?”

  茵茵说,你说对了,我就是QQ上得多才练出的速度,我还因此认识了一个我们学校毕业的学长呢!我说,呀,茫茫人海,认识一个母校毕业的人,说明你们有缘哦!说说,他是怎样的人?你们有见过面吗?不要搞出个网恋出来啊!——本是想缓解一下她说到被杰欺骗时的痛苦才开的玩笑,茵茵却说,真的,我们是不是有爱情倒不清楚,但我们却有了身体的接触,而且是实质性接触的那种。

  想不到外表保守的茵茵居然如此开放!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不断地在QQ上发出一个接一个的“惊讶”的表情,茵茵说:“我是在人民网的一个聊天室认识学长的,聊得好,就转移‘阵地’改用QQ,一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么传奇的事,后来问了好多学校的情况,他都回答得准确,我才相信。他是一个‘大海龟’,知道什么是‘大海龟’吗?就是出国深造了回来有大作为的人。他是生物系的,比我们高两届,在日本读的博士,现在是国内一家相当大的生物医学公司的高层。他相当忙,我们一般只是中午才聊聊天,有时也发发短信,电话很少打。这样聊了有三年多了吧,有几次他到广州出差,叫我去见他,我都没有去,我怕一去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前个月,即发现了杰与阿朵的关系后,我的情绪到了冰点,就在QQ上告诉他了,两天后他说来广东出差,顺便来江门看看我,‘送温暖’。那时我特别想见他,我心里有种强烈的欲望,希望自己也出轨一次。他来到江门后,我把女儿安顿好,就去他下榻的酒店见他。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一点也没有陌生的感觉,聊天、吃饭、上床,这一切都自然而顺理成章。学长既温柔又强壮,事后,我发觉自己一直泪流不止……我流的是喜悦的泪水。与学长带给我的欢愉相比,我更高兴的是发现自己还有作为女人的性的能力,我本以为我早已丧失了,早已枯竭了。”

  茵茵这么勇敢地告诉我她跟学长的缱绻缠绵,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又发出几个怪异的表情,并笑着问:“有必要泪流满面吗?太夸张了吧?”想不到茵茵停了好久,才说:“其实我跟杰早已没有夫妻之实了,几乎从我怀孕时起,他就没碰过我,到现在至少10年了!你们平时见到的我和他的幸福只是虚假的面纱而已。”

  我这次真是惊讶到极点了,再也想不出要说什么,只连声问“为什么?为什么?”茵茵说:“他不行的,他有抑郁症,差不多10年了,吃了精神类的药,对性功能是会有影响的。他也曾叫人买过‘伟哥’,吃过后还是不行,所以这么多年,我几乎忘记了作为一个女人得到丈夫抚爱的愉悦。”

  我说:“不对啊,阿朵跟杰又是怎样的?难道只是精神恋爱?”茵茵说:“我也不清楚,但那天我发现阿朵给杰的短信后,他说他们只是吃吃饭,没有实质性的接触,因为阿朵太爱他了,所以相信他说的一切。”

  3

  丈夫说:咱们互不干涉,你红杏出墙,我也没意见

  尽管茵茵说杰与阿朵没做过那种事,我还是半信半疑,但又不好跟茵茵说什么。

  茵茵接着说,她准备跟杰离婚。我说,他都说了Game over,也把他跟阿朵的关系对你“招供”了,说明他还是对你有感情的,为什么不给他机会?茵茵立刻发了个横眉怒目的“生气”的表情给我,然后是一大段文字: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机会,我已经41岁了,我给他机会,谁还给我机会?说到机会,你别以为我是想跟学长有将来,没有!学长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他有将来,他更是没有这种想法!我清楚地知道,我和学长只是属于比较好的网友,充其量只能玩玩one night stand,一夜情而已!你知道吗?杰说跟阿朵Game over,其实根本没有断,阿朵更是上个月离了婚!看来是死心塌地要跟定他了!

  我说,这个阿朵看来是真的喜欢杰呢,否则那么好的家庭都不要!茵茵说:“让我痛下决心离婚的,不是阿朵的离婚,而是杰说的一番话。那天,本来我是向他要钱,女儿上兴趣班要交学费,我问他要钱。谁想他脸一沉,说,不是刚给过2000块吗?这种么快就用完了?你把钱都藏在哪儿了?导火线一点燃,我们就争吵了起来。这一吵,大家都把所有的不满都尽情发泄。我说,你跟阿朵做出那种不道德的事情,不怕被人取笑!我这当妻子的脸往哪放!他说,少跟我说道德!我最讨厌摆着一副道德的面孔跟我说话的人!别以为你对我好,对女儿好,我就应该对你好!你懂不懂什么叫爱情?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最直接的表现是什么?是跟她上床!是给她钱!这两者我做得怎样你心中有数!睁大眼睛,用你的脑子想想吧。我跟你没有爱!所以,最好我们以后互不干涉,我会准时给家用,你红杏出墙,我也没所谓!”

  茵茵说,杰的那番话,让她的心都凉了,她想不通这么难听的话居然是从杰,一个20年前就与自己有了恋爱关系的人嘴里吐出来。同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杰10多年碰都不碰她,抑郁症只是一个幌子,他根本就已经不爱她了。

  没等我讲几句安慰的话,茵茵又打出一段文字。她说,杰说了那番无情的话后,她就在自己有限的能力之下对杰侦察起来了。一天,她试过几个密码后,终于上了杰的MSN,看到了杰写的MSN日志。

  杰在上面写的一段话让茵茵痛苦万分:年轻时也曾想过对婚姻忠诚的问题,但在一个现实的婚姻困境中,我似乎天生就不会选择对婚姻的忠诚,如果对婚姻的忠诚会对爱情不忠诚,我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对婚姻的忠诚。我把爱情和性从婚姻中抽离出来,婚姻在现实中仅剩下一个空壳。在现实社会中,爱情和性远没有与婚姻平起平坐,因此,很多人此时面临着内心道德焦虑感的折磨,但并不能因此就判决我是一个完全没道德感的人,我想我会,也完全能为我真正爱的人去刻守所有的属于两人之间的爱情和婚姻的法则,守身如玉,为我真正爱的人,精神和肉体始终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等待着与我命定中的爱人激烈的碰撞、交融,在阳光下安然地生活,摆脱始终活在下水道里的悲惨境地。我想,10年前我曾经找到而又错过的人就是我上辈子已经命定的现世爱人:阿朵。

  茵茵说,从20年前两人开始恋爱到成家、生下女儿,居然现在才发现两人在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上存在这么大的差距,这是多么大的讽刺!茵茵说,她在考虑如何跟杰离婚。

  后记

  跟茵茵聊天,我觉得很累,因为她每每述说到一件事就问我,她到底做得对不对,而我只是一个倾听者,并非法官,况且,清官难断家务事!

  茵茵说她跟婆婆的关系一直很僵,跟杰的姐姐的关系也形同陌路,跟婆婆住在同一屋檐下,但她和女儿居然从来不跟婆婆一起吃饭,不多说一句话,家里请了个钟点工,钟点工每天都做几顿饭——做完杰的母亲的饭,再接着做茵茵两母女的饭,而茵茵的女儿从出生到如今10岁了,婆婆也没有照顾过孙女一次——这在我看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茵茵说她在杰的MSN日志上不单只看到了他对阿朵的“真情告白”,还看到了杰写在与阿朵重拾感情前他的嫖妓经历,茵茵说她读起来感到脸红心跳加速,作为妻子,她觉得羞辱。茵茵不断地问我,为什么从大学时候就培养起来的感情会如此脆弱,为什么丈夫宁愿去嫖妓也不碰她,为什么20多年后他才说爱的是别人……我无言,事实上,在茵茵将她的故事告诉我后,我发现自己的判断力严重缺失:知道情况的朋友异口同声说问题出在茵茵身上,她没有尽到妻子、爱人、媳妇的责任,才导致杰的爱情“外移”,但是,当在QQ上看到茵茵的诉说时,想像她的绝望,我又觉得茵茵的状况堪怜,无论如何杰都有责任……

  婚姻的维系永远是一门学问。江门日报

(责任编辑:张勇)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