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 国际 
 社会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百姓故事 > 正文
口述:我愿放手让你寻找幸福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7-10-16 11:13:07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网友评论0 条  [ ]

  ■采写:记者张庆

  ■讲述:优直(化名)

  ■性别:女

  ■年龄:26岁

  ■学历:中学

  ■职业:无业

  ■现状:已婚

  ■时间:9月21日

  ■地点:本报一楼大厅

  阅读提示

  虽然这婚姻,让她备感委屈,但她仍然爱着自己的丈夫。一次意外看到丈夫短信之后,他们大吵一架,互相赏了巴掌。丈夫提出离婚,起初她并不同意。但最终,为了能让丈夫重新寻找他自己的幸福,她选择了退出。

  和大多数来讲述的人相比,优直(化名)的婚姻不算是无可救药的。可是,她的婚姻正面临着结束。我能感觉到,她对这份婚姻是依依不舍的,但她仍然非常大度地说:“如果他离开我后,能找到他想要的幸福,我是愿意放他走的。”

  优直的眉眼生的很淡,让人很容易将她的脸遗忘。身为“婚姻弱势妇女”中的一员,优直脸上的表情,意外地平和,没有出现有的哀怨女子脸上常有的、如深仇大恨一般的愤愤不平。

  挺着肚子结婚

  认识兹东(化名),是在1999年的夏天。

  兹东的二嫂斯洪(化名)和我是同事,她一直有意撮合我和兹东在一起。兹东家里开了一家很大的店,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有一天晚上,10点钟以后,斯洪以借影碟为名,带着我去了兹东的店里,并让兹东送我回家。

  我那时只有18岁,对男女之情完全没有经验。兹东比我大4岁,年轻气盛,和我说着一些很亲密的话。黑暗中,走在一个男人身边,听着这样的话,我面红耳赤,非常不好意思。

  此后,兹东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在他的要求下,我稀里糊涂地和他发生了关系。不久,兹东租了房子,我们住在了一起。每天,我都帮兹东洗衣服做饭,我们很快便开始谈婚论嫁。

  我们的婚事,遭到了兹东大嫂的强烈反对。大嫂站在街上骂我:“不要脸,男人都死光了吗?非要缠着兹东。”即使大嫂的话说得如此难听,也没有动摇我要和兹东在一起的决心,但是我们的婚事也一直拖着没有办。

  和兹东在一起后,我怀孕了两次,都做了手术。第三次怀孕时,我反应特别大,医生说不要再做手术了。我只有辞了职,在家安心养胎。兹东到现在都在埋怨我,说我当初不该那么早辞职,还说别人都挺好,就我太娇气。可是,当时我曾经一个人晕倒在卫生间,实在是无法正常上班了。

  我的肚子越来越大,都快遮不住了,必须要举行婚礼。在我怀孕4个月的时候,我们举行了婚礼。婚礼非常冷清,除了介绍人斯洪和其他几个朋友外,根本没有双方家人参加。

  鸡汤引发战争

  有了儿子,兹东反而不像婚前那样对我好了。儿子生下没多久,我又怀孕了。我们决定不做手术,通过吃药解决。结果吃的药不管用,我大出血,完全不能下床。我把儿子的尿片垫在身下,结果血居然浸透了床单,连垫絮都染红了。

  万不得已,我给农村老家的妈妈打电话,希望她过来照顾我。在电话里,我妈焦急地问我:“你还好吧?”怕妈妈担心,我只好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想您了。”在妈妈的照顾下,我的身体才渐渐好转。

  妈妈走后,医生说我还需要卧床休息,不能过度操劳,我就多休息了几天,兹东变得不大高兴。兹东的店很大,有很多伙计。过去都是我给他们做饭,自从我生病后,就没人给他们做饭,需要在外面叫盒饭了,费用贵了不少。

  为了不让兹东生气,我决定继续给伙计们做饭。但是,我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了,我就买了一只乌鸡,炖了一罐汤,想带到店里喝。一大早,由于我又要抱孩子,还要锁门,就要兹东帮忙拿一下汤。兹东一下子发了火,说:“老板娘当着工人的面喝鸡汤,这算什么,你让工人们怎么想?”

  以前,兹东说我,我从来不回嘴。这一次,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我们立刻大吵起来。兹东第一次打了我,我要他马上向我道歉,他不肯,还一个人开着车到了店里,丢下我不管。

  令我没想到的是,发展到后来,我居然也开始动手了。我第一次打兹东,是为了一个男网友。

  因为工作需要,兹东的QQ号一直是公开挂在网上的,密码我也知道,因为我需要在网上帮兹东接一些业务。兹东加入了一个自驾车的QQ群,那天早上,我用自己的号也加入了那个群。版主巨答(化名)不住找我说话,我说了句:谁呀,一大早烦死了。巨答马上在群里说:把这个人踢出去。

  当天晚上,我、兹东和巨答在一块儿吃饭,我才知道巨答是一个大学生。我马上说了早上的事,兹东知道后,怪我对他的朋友没有礼貌。

  愿意成全丈夫

  几天后,兹东忘记带手机了,巨答给他发来一条短消息:哥,我把女朋友带着,你把上次那个云南姑娘带着,我们晚上一起吃饭?

  我立刻用兹东的手机回了过去:哪个云南姑娘?

  巨答发过来:就是上次一起吃饭的云南姑娘啊。

  我发过去:兹东今天没带手机,我是他老婆。

  过了好半天,巨答回过来:对不起嫂子,哥是一个好男人,云南姑娘是我的同学。

  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不相信巨答了。我立刻联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天,我妈妈过生日,兹东说他要和客户唱歌,就没有去。第二天,当我打开兹东的QQ时,有一个女孩要加他为好友。我没有加,那个女孩问:“还记得我吗?”

  我说:“谁呀?不记得了。”女孩说:“昨晚我们还唱了歌的啊。”

  我马上把女孩拉入了黑名单。不久,兹东就到云南出差了。再后来,就发生了巨答发短消息的事。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我认为兹东和云南姑娘之间,肯定有着什么。

  晚上,兹东回来后,我问他云南姑娘的事。他非常生气,认为我不经他允许,就看他的短信,对我大吼大叫。

  我气不过,打了他一巴掌,兹东立刻回了我四巴掌。我的脸马上肿了起来,直到5天后才消。

  这五巴掌,把我们的感情打得恩断义绝。过了几天,兹东对我说:“男人打女人,不应该,这件事算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但我觉得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们离婚吧。”

  从一开始,我坚决不同意离婚,到现在我同意离婚,我的思想经过了好几个阶段。

  最初,我觉得我们之间,并没有解决不了的矛盾。即使兹东对我不像婚前那般体贴,但我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为了几条短信,几条QQ消息就离婚,也太草率了吧。

  但是后来,我想通了。兹东提出离婚,并不是因为我看了他的短信。其实,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这件事只是个导火索。

  兹东对我说出了心里话,他觉得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工作,对他店里的事情也没有帮上忙。如果换成一个稍微有点能力的妻子,能对他的事业有所帮助,他的店早就取得更大的发展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既然我不能改变他离婚的决心,我就只能为自己争取财产了。兹东有房有车有店,我要求分得一笔钱,并不过分。但念及孩子还小,还需要妈妈,我最终没有选择要钱,而是跟兹东提出了另外一个离婚协议方案。我什么财产都不要,净身出户,唯一的要求就是离婚不离家,方便照顾孩子。再就是,这些年为了兹东,我做了几次手术,落下了严重的妇科病。我希望,兹东能出钱帮我把病治好。

  兹东答应了我的要求,今天晚上,我们就要签字了。在签字之前,我希望通过这篇讲述,告诉兹东:如果离开我,你能找到另外一个女人帮助你的事业,并让你感到幸福,我愿意退出,成全你。

(责任编辑:张勇)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