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国际 
| 社会 
|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反腐 > 正文
江苏盐城建设局副局长落马 曾是反腐倡廉倡议者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7-05-11 08:07:55 人民网-江南时报 网友评论0 条  [ ]

  “盐都区委副书记王瑾、盐城市建设局一姓孔的副局长被‘带走’了……”近日,有关盐城规划建设系统多人“出事”的消息在城市中传开,其被带走的原因亦是众说纷纭。昨天,盐城市委专门召开了全市领导干部作风警示教育大会,再次猛敲反腐警钟。

  有关观察人士指出,虽然目前有关盐城规划建设系统反腐动作的细节不得而知,但有一点谁都明白,改革进入深水区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和土地问题成为热点中的热点。手握土地审批、工程发包权力的政府官员一再落马,其中高级别官员也越来越多,已经引起了决策层和纪检监察部门的高度警觉。

  “不光只是办几个大案要案,关键是要制度化,用一个完善的制度确保城乡规划的落实。”建设部办公厅主任李秉仁表示。李秉仁的话不是空穴来风。一切都预示着一场专门针对“规划腐败”的“围剿”才刚刚开始。

  两干部确实被“带走”了

  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五月初夏的一个晌午,盐城一消息灵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听说了么?盐都区委副书记王瑾于5月8日被‘带走了’,他出事了……在王瑾出事前约20天左右,盐城市规划局建设处处长陆辉已被带走接受调查。”该消息灵通人士指出,陆辉的出事是由一从事市政设施建设的包工头蔡二牵扯出来的,因此他猜测,王瑾出事与陆辉、蔡二不无关系。

  “不仅是王瑾、陆辉,盐城市建设局一姓孔的副局长也出事了。”该消息人士说,除二人之外,盐城市规划局、建设局被司法部门先后“带走”的,还有相关处室的部分工作人员。因相关权威部门不愿透露具体情况,王瑾等人被带走接受调查的细节情况不明。

  然而,这似乎并不影响人们对此二人的有关是非揣测。

  在人们即将遗忘“五一”长假带来的欢愉时,日前,本报记者来到了王瑾被带走前所在的盐城市盐都区政府办公楼。

  与其他政府机构一样,筒子楼式的办公区域内,工作人员依然如往日那样忙碌着,在该办公楼9楼,一安保人员拦下了本报记者。

  “你找谁?”

  “我找王瑾副书记。”

  “不在!出去了。你打他手机吧。”

  “打不通,你知道王副书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么?”

  “说不准!那你去政秘科去问问吧!”

  就在本报记者转身去政秘科时,这位安保人员给记者留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王(副)书记不在,出去有一个星期了吧。”没有任何寒暄,在9楼政秘科,一工作人员谨慎地说,“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出去了……”本报记者在这幢办公楼内得到了惊人的相同答复,甚至有一些人在听说有人打听王瑾消息后,立即变得警觉起来,并不愿意透露更多的消息。

  随后,本报记者致电盐城市建设局询问孔令阜副局长的去向时,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不知道,他不在我们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然而,据盐城市一权威部门的可靠消息,王瑾确实被带走了,孔令阜亦存在问题。“很抱歉,我们现在还不方便将这消息对媒体公布!”一接近该案件的知情人士婉拒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

  据消息人士透露,王瑾是于5月8日被带走的,而在此之前约20天左右,盐城市规划局建设处处长陆辉亦被带走,其是受一从事市政设施建设的包工头蔡二牵扯的。“因此,我怀疑,王瑾的出事与这二人之间不无关系。”该消息人士说。

  该消息人士还指点本报记者,称孔令阜在感觉到自己要出事前畏罪潜逃至新疆,被通缉后在西安抓获。

  市委书记给官员敲警钟

  盐城并非是一个闭塞的城市,有关王瑾等人被带走的消息,一夜之间便在这个市区人口近40万的城市中传开,而有关这些人被带走的原因则众说纷纭,并招来市民的是非揣度。

  2007年3月30日,盐城市第五届人大常委会第33次会议通过决定,免去了王瑾盐城市规划局局长职务。王瑾规划局长任职时间不足3年,随后,王被调任盐都区副书记一职,协助区委书记负责区委日常工作,分管规划、建设工作等。同时,盐城审计部门进驻盐城市规划局,就王瑾任期有关事项进行审计。而王在盐都上任一月有余,便被有关部门带走。

  孔令阜,盐城市建设局副局长(正处级),曾兼任盐城市城市资产经营公司总经理职务。此前,有关孔出事的传言一直不断。

  “这事我听说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点不信,但是现在说的人多了,我也就相信了。”盐城市民孙爱国告诉本报记者,早在4月份,他便听说盐城规划和建设部门有人出事了。“我寻思吧,他们不是贪污就是腐败,如果不是这样,司法部门怎么不带我走呢?”孙爱国调侃道。

  在许多市民看来,王瑾等人出事的原因大都集中在贪污腐败这一问题上。然而,另有一些市民则揣测认为,王等人之所以出事与他们平时的工作作风不无关系。

  “这些人自认为掌握着城市建设和规划的实权,办起事来极不认真,官僚主义作风甚浓。”一开发企业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一些同行也深有体会,然而为了能把关键的规划以及其他许可证件办理下来,他们还得扮着个笑脸求着他们办事。“甚至有些时候你非得请他们吃上两顿饭,才能将审批材料拿下来。”该工作人员如是说。

  本报记者获悉,昨天上午,盐城市委召开了全市领导干部作风警示教育大会。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鹏要求,全市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认真汲取原市建设局副局长、督导员孔令阜等人蜕化变质的教训,警钟长鸣,做一个勤政廉政、组织放心、群众满意的干部。近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会场气氛郑重庄严。

  如此反腐倡廉倡议者

  如果真如市民所揣度的那样,那么曾经作为反腐倡廉永葆先进倡议者的王瑾及孔令阜,便值得让人深思。

  2005年2月5日,盐城规划、建设等12个部门,向全市机关党员领导干部、广大党员发起反腐倡廉永葆先进的倡议。作为倡议人的王瑾和孔令阜二人在该倡议书中称:在权和利面前,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考验,坚决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筑牢思想道德防线,永葆共产党员先进本色。

  二人认为,清正廉洁、拒腐防变是党的先进性的基本要求。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坚定理想信念,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在思想上认真解决好当初入党为什么,现在应该干什么,将来身后留什么的问题,自觉抵制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等腐朽思想侵蚀,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切实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以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和人格力量影响和带动群众。

  同时,二人还从坚决做到坚持清廉从政,维护公务活动的透明度和纯洁性,决不违反规定收送现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严格执行干部用人纪律制度,坚决杜绝“跑官要官”行为;树立正确的“亲情观”,坚决禁止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自己职权和职务影响经商办企业或从事中介活动谋取非法利益;大力倡导文明健康的新风尚,坚决反对并决不参与赌博和封建迷信活动;保持自身清正廉洁形象,不大操大办婚丧喜事,决不借婚丧嫁娶之机,收钱敛财等五个方面做出承诺和发出倡议。

  最易出事的就是规划审批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王瑾等人出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至少从这件事情上,我们应该引起警觉。”有关观察人士说。

  “最容易出事的就是规划审批!”该观察人士指出,在审批过程中,某些工作人员利用手中的权力大搞权钱交易。此外,市政公用事业产权交易环节也容易出事。一些经营者为了在资产评估、取得特许经营许可权或其他利益时,通过给予财物等手段拉拢腐蚀公职人员。而建设领域的案件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一些掌握着一定行政审批权和资源配置权以及资金管理权的人员,为了谋取小团体和个人权利,将权力私有化、商品化,私下进行“一对一”的交易,手段诡秘,不易暴露。

  “此外,工程建设活动涉及到多部门、多行业,案件一旦发生便呈现出涉案对象的多层性和人员构成的多样性、广泛性。”该人士说,“往往会一人出事牵涉到一帮,从王等多人出事便可以看出。”“然而,更深的问题是,他们这些人是否存在权力寻租?王等官员出事是否与批地、盖楼、造路有关?”观察人士说,不管存在与否,我们都应当紧绷预防和监督腐败这根弦,从领导体制改革着手铲除产生腐败的土壤,是关键所在。

  盐城当地一高校不愿将姓名见诸报端的社会学专家就此认为,通过王等人的“出事”,我们应该看到,目前监督制约不力,尤其是对单位“一把手”缺乏有效的制约,同时,评价干部存在着误区,单纯以“绩”来论英雄,而忽略了德、勤、廉等因素。以及制度建设松散,且得不到有效贯彻落实。

  “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进行深思的。”该专家说,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社会环境日趋复杂,领导干部遇到的各种诱惑、考验越来越多,一朝不慎便会滑进泥潭。

  “做好职务犯罪预防工作,是一项十分复杂而艰巨的任务。”该专家认为,加强制度建设,建立和完善各项规章制度,用制度去管人管事,用制度去规范职务行为行使的程序和方式,减少和消除领导干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权谋私,实施职务违法犯罪行为的机会。

  “此外,还应加大打击力度,增加犯罪成本。”该专家称,只有加大对腐败分子的打击力度,让其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才能真正起到震慑作用,也才能达到查处一批人,震慑一批人,警醒一批人,最终达到减少和遏制职务犯罪的目的。

  “规划反腐”全国将起风暴

  “原来规划容积率是1,现在通过各种关系,可以把容积率做到1.8,这种情况在各地房地产开发中司空见惯。”这是一位长期从事房地产工作的人士所描述的“规划腐败”。规划腐败案件近年来频繁发生,已经引起决策层的高度警觉。

  4月17日,建设部下发“规效能办2007003号”文件,提出了2007年城乡规划效能监察的工作要点,其中和房地产调控有关的内容提出3个方面的要求,即督促各地实施住房规划、落实住房“70·90”目标和对住房规划建设信访案件的督察。

  与此同时,建设部还向杭州、南京、成都等城市直接派驻了“城乡规划督察员”,垂直督察制度即由此而来。两种督察方式的试点效果,得到了建设部主要领导的一致认可,于是,在整理之后,两者最终被写入《城乡规划法(草案)》。

  “这表明建设部规划反腐制度框架的构建正在加速。”业内人士评价。

  规划部门已成为房地产领域的一个腐败重灾区。

  地方规划局官员纷纷落马也证明了这一点。

  今年1月28日,原青岛市规划局局长张志光被判处死缓,在其任职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收受开发商财物上百次,总额高达860余万元。

  3月21日,曾华案在昆明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审。这位原昆明市规划局局长在任期间所收受的贿赂总额近200万元,其中绝大多数系地产商行贿。

  “不光只是办几个大案要案,关键是要制度化,用一个完善的制度确保城乡规划的落实。”建设部办公厅主任李秉仁表示。李秉仁的话不是空穴来风。一切都预示着一场专门针对“规划腐败”的“围剿”才刚刚开始。

  不久前,建设部、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审计署、监察部、国税总局、发改委、工商总局共8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房地产市场秩序专项整治的通知”,提出将在未来1年内,强化房地产市场监管,对房地产开发企业依法进行审计和检查,依法打击房地产开发建设、交易、中介等环节的违法违规行为。此举被有关媒体誉为“房地产整治风暴”。

  “在全国房地产整治风暴和规划领域制度反腐的背景下,盐城规划、建设系统多人出事被带走接受调查,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此次整肃可能还会牵涉到更高层。”

  此前,有关传言孔令阜出事亦与蔡二(与一名叫施荣(音)的包工头共同承包,施在不久前亦被抓捕)承包的“鹤翔公园”工程有关。亦有消息称,前分管城建的更高层领导已被上级纪检部门找过谈过话。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
姓名: